您好,欢迎来到本站!  站内公告:
中文版 |  English
百年土木
  土木情怀
  名师垂范
  校园印记
  校友风采
  信息速递
  光华基金
鍦熸湪鎯呮
 
与院史交谈 听史志发言——我在院史馆

 

步入土木大楼厅内,映入我眼帘的是项海帆院士刚劲的题词:“院史馆”,这三个大字是学院建馆的“胎记”。在馆内打开已被装订成册的岁月,我忆、我思。史笔如铁,一桩桩、一件件的文物夺人眼球,流入了我的血液。这是土木人用100年的时间勾勒了一所学校,一个系科曾经的屈辱和欺凌;讴歌了师生校友历经坎坷同心砥砺的奋斗史,土木系科与母校的发展交相辉映。

人的记忆有时像个筛子,平安的、顺心的事情常常像水一样从孔眼里溜走,不留痕迹;而那些硌牙的石子块,在硌痛你的时候,遗留在记忆的筛子里。对院史的回眸何尝不是如此。

以院史为荣,以院史为师,以院史为镜,以院史为鉴。院史是一本大书,馆内的“序言”便是开篇扉页。“百年土木,继往开来”八个大字在厅内触目可见,这是土木人对百年院史的庄严承诺。

我的目光曾滞留在一张“土木门”的照片上,照片有些斑驳灰白,确实很“土”,它承载了一个系科诞生的烙印。我走近院史,聆听史志发言:照片是首届土木毕业生纪念册的封面。上世纪初同济德文工学堂为从青岛转来的30名土木学生增设土木专业,他们是土木学科的奠基人,是最早的播种者,同济土木系科的种子就在这里发芽、成长……。对土木的记忆如一丝细胞,一缕血脉,化作当今土木人的生命秉性。馆内的老照片又在我们手中延续。

回望旧物、旧事、旧时,感触颇深。“土木门”门内的天地也许很小很小,但思想和情感却锁不住。今天众多的老照片竟然那么生动地跃然于眼前。院史与我交谈:当年的土木人走出这扇门,沟通了心灵与外界的联系——这就是“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”。土木人发出呐喊:挺直腰杆,前进!将我们的血肉筑成新的长城。史志告诉我:师生三年流离,六次搬迁,经千般磨砺,万里行程,最后落脚四川宜宾李庄。在照片中看到学生在寺庙上课,在茶馆讨论,在油灯下实验,在长江边锻炼。国土沦陷期间,土木系科也伤痕累累,破败不堪。流浪的学子在外想念母校,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,没有一个“家”。

是啊,是这个国家太落后了,母亲在哭泣,孩子遭罪受人欺。

在展览馆的墙上我看到了土木系科的不幸,听到了当年学子悲愤的怒吼。我读懂了师生离别母亲的辛酸,理解了团圆的幸福。

墙上1000余张照片,展柜内近400余件展品,长达百米的陈列,演绎了土木系科一个世纪的沧桑。阅读这些尘封了大半个世纪的故事,苍凉、凄美、壮丽;翻阅这些发黄的书函,文稿,文件,备课笔记,如同翻开了一本博大精深的教科书,值得土木人用一生来守候,是后人弥足珍贵的缅怀。可以说馆内的一切,以鲜活的形象,深刻睿智的精神,走向我,启迪我,激励我。习主席教导全国人民: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,也是最好的清醒剂。我在想,院史馆这本大书我要认真去阅读,学会做人、做事。

此时联想到,在我所在的系有一位“国宝级”的百岁老人张问清,生前的年龄长于院史。103岁那年,退休支部成员到华东医院去看望老人,和他一起过组织生活,那天我们聊了很多。这位从旧中国走过来的百岁老人,见证了晚清、辛亥革命、民国、抗战及国内战争等一系列动乱。是一位在西方列强用坚船利炮轰开中国大门时出生,又从新中国开国大典的礼炮中走过来的老人,也是个对土木系科旧貌换新颜情有独钟的世纪老人,晚年仍对土木学院的发展心有所系,关心有加。我们曾问他,您一生感触最深的是什么?他用颤抖的声音说了三个字“共产党”。他说出了老一辈土木人的心里话,是共产党改变了中国,拯救了同济大学,挽救了土木系科。共产党是我们的中流砥柱。

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,我一直想用某种方式把它完整地记录下来,让更多的人知道它。或许那便是我的“扬土木韵,圆同济梦”。

我记得梁启超先生说过的一句话:人生最苦的一件事,莫苦于身上背着一种未来的责任。在“行业精英,报效祖国”的栏目里,20余位土木科技精英的照片、文物都在无声地告诉后人:三、四十年代以李国豪、郑大同、俞载道为代表的一大批老前辈以无比坚定的信念穿越坎坷、铸就辉煌。在那个年代有众多的前贤放弃了国外优越的工作环境和生活条件,毅然决然回到了积贫积弱母亲的怀抱。史志告诉我:他们曾用忧虑的目光凝望着同济,最难堪的痛苦,莫过于一心报国,却又报国无门。那时“科教救国”建设新中国是他们的夙愿,镰刀斧头为他们导航,五星红旗是他们的信仰。

正如诗人说的那样“有的人死了,他还活着。”

土木系科不仅用石木、钢筋、水泥铸造了院史,同时也锤炼了土木人——“我的中国心”。

“与同济发展心魄相守,与祖国命运休戚与共”,这是展馆内“名师辈出”最精彩的片段。誉为“学之师表,国之英豪”的老校长李国豪院士,手捧2003年“上海市教育功臣”的证书,神采奕奕地伫立在展馆内最显眼的地方。荣膺“教育功臣”对老校长而言实属当之无愧。瞅着大红的证书,我想起了古人云: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,一代宗师,育人前辈李老不也是秉承了“先学生之忧而忧,后学生之乐而乐”的胸襟吗?正如陶行知所言:“捧着一颗心来,不带半根草去”。史志告诉我,老校长的“红烛”风范今天已刻在墙上,放入展柜,存入电脑,融入同济人的心中。院史告诉我,土木系科历史上的人和事,李国豪无疑是最具有代表性的。“同舟共济,自强不息”儁刻着李国豪的印记。一个人,一个系科,一所大学,紧密地联系在一起,李国豪,您用恢宏的一生做出了详尽的诠释和解读。

院史又告诉我,80年代初一首“春天的故事”和故事中的老人为“科教兴国”铺设了一条金光大道,思想解放,挣脱了束缚生产力的枷锁。是老校长把握住土木发展的最好时机,演奏出一曲波澜壮阔的史诗,谱写了一部土木发展壮大的辉煌篇章。他倡导组织实施了同济大学的“两个转变”、恢复了对德联系、提出建设教学科研两个中心,在同济园内留下了与中国命运休戚与共,与国家教育风雨同舟的进军足迹。

在老校长百岁诞辰纪念日时,有一段祝词让我记忆犹新,“年轻时,把泪留给你;长大后,把汗和血流给你;如今已近暮年,把诗留给你……。”您的精神,在今与昔的交替中闪耀,您的圆梦在时与空的变换中升腾。

总书记强调: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,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。谆谆教导,殷殷在耳。“院史馆”所陈列的一切正在努力做到。

史志还在发言,馆墙上还有许多土木系科服务国家建设,“城市让生活更美好”的壮美。在科学发展观的指引下,土木人做出了:总有一种场景令人感动,总有一种精神激励人心,总有一种力量催人奋进的贡献。当你看到在“荣誉墙”、展台边那一本本、一册册优秀的教材和专业著作,洋溢着一股墨迹书香。镜框内一张张高级别的奖励证书,一批批优秀中青年科技人才脱颖而出,在这里仿佛正在进行着一场教学科研、人才培养成果的“阅兵式”。我宛如又在颂读着青年专家续写土木新编院史的青春之歌。,我感触颇深:目前同济大学和土木工程学院,参加的不仅是国内科技竞赛,而是国际大赛啊!“成果交流栏”,展示了一流的土木学科正向我们走来。

在展馆的尾部,有辉煌的压卷之作。不是吗?我看到了还有更多的为实现“中国梦”而努力拼搏的土木人,为创建更多、更大、更强、更辉煌的业绩,他们“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”。“长江后浪推前浪”、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”,一批批青年学者在国际讲坛上做报告,雏鹰展翅,展示了顶尖的科技成果。土木学科这艘“龙舟”将在他们的通力合作下驶向世界科学的殿堂。

我是土木系的一员,土木工程学院就是我心目中的团队。漫步在院史陈列馆里,我看到了、听到了、记住了这里的一切。这个团队从昔日走出“土木门”与列强抗争,到今天走出国门展示一流土木,一切都“换了人间”。土木从贫弱走向壮大,从壮大走向强盛,哪一脚哪一步不体现了土木人的拼搏精神,足迹在院史的长河中走过。

馆内“多彩的文化”栏目把我带入愉悦的天地,30余张照片是以歌咏情,以诗言志。

从前啊,看一眼土木,流一把泪;今天啊,看一眼土木,涌一腔豪情。在馆内给眼睛已光明,给耳膜以呼唤。

日复一日,月复一月。校庆、系庆、同学聚会、校友们带着不同的心情来到这里,浏览这里的一切后,又怀着相同的心情离开这里,这间简朴的小屋没有寂寞过,它给到过这里的人以启迪、激励、鼓动、奋进、拼搏。年迈者感到缅怀,年轻者受到鞭策。这里也是新生入学教育的基地,了解土木的新课堂。

我在这里说观感:谁不向往那高歌猛进铁血奔流的岁月,然而我们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,如果说100年前的土木人选择了死而不惧的刚强,那么100年后的土木人就该选择十年磨一剑的坚韧。

这是观感,更是鞭策。了解土木的过去,弘扬土木的今天,就从这里开始。

土木工程学院地下系  王静枫

草于2015.9.5

Copyright © 2005-2014 civileng.tongji.edu.cn 同济大学土木工程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.

地址:上海市四平路1239号同济大学土木工程学院    邮编:200092

技术支持:维程信息